Fork me on GitHub

在路上的故事

在路上的故事

 那个夏天在乔尔玛的时候,下雨,那发出微弱却温暖的烟光把帐篷烫了一个洞,一对从江西出发环华2万公里的夫妇从新藏线赶来独库,在西瓜棚边我跟他们有说有笑,他们分享他们一路上的行程,所见所闻,从家里把自己的SUV打造成在路上的房车 普通人也可以做到,在他们的后备箱有冰箱有厨具,还有容得下彼此的空间真好,我们从南疆聊到北疆、从川藏聊到新藏、从我工作聊到他孩子留学,这种彼此之间,在过往素未谋面只因相同的爱好聚到一起开怀畅聊的感觉真好。

到最后,夜晚11点多我记得那一句

“小兄弟,我把车停在你前面,这样风就吹不到你了”

avatar

 火车一直往前开,穿越了湖泊、高原、雪山,在塔里木沙漠公路因为缺水暴晒,第一次在路上骑行有挺不住的想法,路过了一辆越野问我从哪里来,我没理只给他比了一个👍手势,那是自己在骑行路上收到的第一瓶红牛,那瓶红牛让我继续坚持骑行了100公里,一个人在沙漠里哼起了他的歌,“星空和黑夜,我们生来就是孤独~ 你就像屎的倒影”,我想在那个时间那个点,埋头哼唱是自由的,谁也不会听见,风声会携带着沙尘穿过我的低聆飞向沙暴中心去到无人的远方。

avatar

 时间如果在往前旋转点,接近天黑在霍城县里找不到露营的地方,无奈跑到了一座深巷老旧的院子里,我害羞的跟着陌生人询问“能不能在这里搭个帐篷路个营”,我记得自己都听不懂在讲个什么,害羞、不好意思的情绪支配着我的嘴进行动作,她担心我在院子里睡着不舒服被风吹,拿钥匙给我开了一间没有人住的房间叫我搭在里面,还主动邀请自己去他们家吃饭,被我婉拒了…

avatar

 依稀还记得,春节过年,环岛骑行,科学自由,像个傻逼。那是自己第一次意义上的在路上,那是在元旦跨完年从南京回来就做好的决定,那年距离现在其实并不久,也就两年的时光。

avatar

avatar

 回想起来,在路上,虽一人往,但需要铭记于心的人太多太多,时常想起仍觉得美好。一直在耳朵旁陪着我的那个南京市民从海南环岛、新疆骑行、绿皮火车、关于郑州、定西兰州……如今他没在路上陪我很久很久了,甚至已经记不起他是那副模样,只知道在路上一直有他在耳边,我就还能继续前行。当然也忘不了在沙漠外围铁运轨路下自己在墙壁写上的那几个字,想起来过于傻逼,也就不想贴了。今年原本计划的尼泊尔EBC之行,因疫情,无奈之下退了票。

 这些都没有什么不好,无法在路上就宅家修身养性,无法听到想听的歌,就不用在麻烦试着去找资源听了,无法看的书,那就换一本看吧。但不管怎样,当这些在路上的故事再也无法往返,我想——唯一能做的就是带着感动去铭记那些瞬间,哪怕再也无法有这种体验,也要记得 forever。

avatar

您的赞赏是对我最大的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