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孩子

Jesus died for somebody's sins but not mine


 花了两天的时间读完了Patti Smith的《只是孩子》,起初只是好奇这位在那个爱之夏、烟雾缭绕、27岁死亡俱乐部的年代身具“Godmother of Punk”、“Punk’s Poet Laureate”这样头衔的自传经历,却曾想读完,完全就是这位桂冠诗人在那个爱之夏遇到的一位陌生害羞男孩的爱情故事。

 她和罗伯特的故事,或许真如帕蒂自己说的那样,只有他们自己才能理解。两人一起为贫穷的生活做斗争,却彼此都没有离开过对艺术的追求,起初看两人的生活之路是那么的落魄。共同喝着一杯咖啡吃着隔天的面包,每次只够买一张去博物馆参展的钱,一个人看完回来讲给另一个人听,那时也许是帕蒂和罗伯特感情最为美好的时候吧。再到后来,罗伯特的阴郁沉默,性向的觉醒,发现自己是同性恋,帕蒂发现心爱的人出轨了一名男人,女桂冠诗人有了情人…彼此双方表面上好像都不怎么介怀。也许只能把这一切归于那个年代,在那个年代你做任何事情都变得再寻常不过。

 在那个饭店,你一回头也许就是艾伦·金斯堡把你当作男性上来主动撩你...
 在切尔西酒店,你上楼梯,或许就能碰到吉米·亨德里克斯宽慰你几句...

 不得不说,《只是孩子》不仅告诉了我们帕蒂和罗伯特的故事,还满足了自己对那个年代的好奇心。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也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当然最令自己最感动的是:

这位女桂冠诗人在没有创作灵感的时候,想起了她的信仰,她的兰波,她的波德莱尔,一个人去往巴黎,追悼他们。甚至到最后还去了拉雪兹公墓为那个影响了她创作的人——吉姆·莫里森扫墓,在一定时刻,每个人都会有这种遭遇和心境。

123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