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铁演腰,下不为例

他们叫做寸铁,来自云南昭通的一个怪胎。

 如果你想了解这支怪胎,请好好的戴上耳机听一听他们的作品。

 演出结束完两天,还是没有从他们隐秘的旋律中缓过神来。觉得总要留下点什么,记录一下,距离上次记录应该是18年了。

 广州站,刘弢全程只说了三句话

 “我的琴没有声音呐”
 “怎么欢迎”
 “谢谢你们,下次再见”

 当他说完“下次再见”的时候,和朋友在最后排一脸无奈互相问道“这就结束了?《晚春》《一个短篇》《世界呢分钟》呢,没看够”,接下来我听到了来自演出台下听众朋友真诚的呼喊“Encore ”,“Encore ”,“Encore ”,这是我听到最长的一场安可,演出结束后,台下的人都没有走,站在下面喊了快半小时。即使广播一遍遍的播出“本场演出已结束”,大家都希望真挚的呼喊能叫回这支来自云南的怪胎——寸铁,再演一首。
 最终还是未能叫回他们,也许腰就是这样。也许有太多的巧合,上次看完某人的演出,也是面对着电脑顶着感冒,敲击着键盘记录,这次也是。
 在第一首第二首,甚至第三首演完前,台下观众包括自己没有一个人大喊“牛逼”的,这个氛围令人感到惊讶,只有整齐的鼓掌声,我们可能也不知道这支云南的怪胎想要台下的一种什么氛围,但只是想安安静静的听完他们这场演出,给予来自内心的尊重。
 当耳朵飘起那句

当电话里,了了告诉我
人石在老家 ,病逝的消息

来自海底的阴秘情绪冲破了防线爆发出来,再也无法按捺下去。

现实花园每都在劈杈
然而最美的花是不存在的啊
结束游戏不如结束自己吧

感谢寸铁,感谢腰。

一条评论

留下评论